☆ [·· ]更新快无弹窗☆

  ,!

  今天逛街给白槿兮买了好多衣服,当时程然问她喜欢什么,她娇羞的不肯声,于是李婧竹就按照她自己的喜好帮白槿兮挑了几件。

  大半夜的不睡觉,白槿兮正一件一件试穿自己新买的衣服。

  程然悄悄推开门的时候,刚好她脱掉上一件,还没来得及穿下一件。

  喉头涌动,程然忍不住咽了口口水。

  白槿兮的注意力完全在镜子里,她穿上新衣服子在镜子面前转圈,脸上洋溢着幸福开心的微笑。

  程然心里也在微笑,于是悄悄把门关上。

  失忆的白槿兮性感也发生了变化,变的胆小爱害羞了,他不忍心打扰她的雅兴。

  想起两年前冷冰冰对自己说你如果敢碰我,我宁愿去死的白槿兮,想起为了个程然筹钱想买房子,跟她妈吵架的白槿兮。

  程然不禁感慨万千,心里也十分复杂。

  “至少现在你是快乐的。”程然轻声说道。

  回到客房,刚准备睡觉的程然,电话忽然响起,掏出手机来一看,是时阳打来的,程然不禁一惊。

  “你怎么出来的?”他急声问道。

  程然知道,以时阳的本事,开个锁跟玩一样,他很担心他是自己逃出来的,如果是那样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,以后就算程然有心救他,也没用的。

  “嘿嘿放心吧哥,我是被放出来的。”电话那头,时阳嬉笑道。

  自从上次程然不许时阳再称呼他老板,时阳就一直称呼程然哥。

  “被放出来的?”

  “嗯,龙学远良心发现,就把我放了。”

  闻言,程然满脸狐疑。

  龙学远会良心发现?以他用毒控制那么多企业老板来看,这厮怎么也不像心慈手软的人啊。

  “我信你个鬼。”程然笑骂道。

  “嘿嘿,”时阳的声音,依旧调皮“哥,求你个事呗。”

  “嗯,你说。”程然回道。

  “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哥,如果我有什么事的话,我妈就拜托你了。”时阳断断续续的说。

  虽然他的语气有点嬉皮笑脸的感觉,可程然却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点别的意思。

  不禁皱起眉头,程然问“出了什么事?”

  “没,哥,你别这么敏感。”时阳笑道“我就是打个比方,行了我没事了,先挂了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“哦对了哥,龙学远那边已经察觉到我了,我就先不盯他了。”

  “嗯,你先回去陪陪你妈。”

  “好嘞。”

  挂掉电话后,程然总觉得哪里不对,时阳平时没这么多话,而且他还好像话里有话,就跟告别似的。

  程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想着等有时间问问时阳,于是也就没多想。

  而此刻在辛阳市某别墅内。

  龙学远,龙学钊两兄弟正就着一桌子好菜喝着小酒。

  “大哥,你今天情绪不对劲啊。”龙学钊似乎看出龙学远不太开心,于是问道。

  龙学远冷哼一声“本来想把那个小毛贼搞到手,从内部瓦解程然的锦东集团,可我没想到一个小毛贼竟然还那么硬气。”

  “他没同意?”龙学钊吃惊的问道“你是不是给他开的条件他不满意?”

  龙学远阴沉道“条件绝对比他现在好,而且他还喝了我的凤凰酒。”

  “凤凰酒?”龙学钊面色巨变。

  “哼哼,真以为我是吓唬他的?”龙学远冷笑“没有我的解药,他撑不过明天。”

  “可是哥,我听说程然那边有个女神医。”龙学钊提醒道。

  龙学远摆了摆手“就那个李婧竹,在国外的时候,她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学生,我知道她有多大能耐,你怕是高估她了,我这个毒,她解不了。”

  闻言,龙学钊笑了笑,道“还是大哥有办法。”

  龙学远继续冷笑。

  “哦对了大哥,我今天去看二哥了。”龙学钊突然话锋一转,说道。

  “嗯。”龙学远点了点头,神情一下子缓和了很多“老二最近怎么样?”

  龙学钊苦笑道“在那种地方,还能怎么样?倒是你大哥,你为什么不去看看二哥跟爸?”

  ☆ [··] 更新快无弹窗☆☆ [·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乡下女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只为原作者程然白槿兮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然白槿兮并收藏乡下女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