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 [·· ]更新快无弹窗☆

  ,!

  程然感觉很没面子,所以他很生气,一把抓住黄毛质问。

  他突然出现,把俩人都吓了一跳。

  “耗子”本能的就想跑,可转身的那一刻却撞在了一面墙上,当时他脑袋“嗡”的一下,还在想呢,身后哪来的墙?

  等他看清之后,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。白熊跟座铁塔一样杵在他面前,简直比墙还可怕。

  而黄毛被程然抓住,也吓的连忙把手摸进怀里,似乎怀里有刀一样,见状程然连忙松手。

  他不是白熊,人家有凶器的话,他可不敢逞英雄。

  程然一松手,黄毛也顾不得拿刀了,转身就跑。

  话说,这可不是义气的时候,干他们这行的,就真跟过街老鼠一样,深更半夜在小胡同里被人堵住可不是闹着玩的,尤其对方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,他不跑,等着人把他围起来揍?

  当然,如果让他知道来的只有程然与白熊后,他依然会选择跑,即便拿着刀,他自己也不敢触白熊的霉头,毕竟这家伙一米九,身体又壮的跟熊似的,打起来绝对只有吃亏的份。

  白熊一脚踩在耗子的胸脯上,把他控制住,然后问程然“追不追?”

  程然从地上捡起手机,蹲在耗子面前问“是你偷的还是他偷的?”

  耗子连忙伸手指黄毛逃跑的位置。

  “说实话,不然把你送给警察。”程然大声的恐吓道。

  他这一吓,可真把耗子唬住了,听到警察俩字这货身子就本能的颤抖了一下,似乎很害怕这两个字眼一样。

  而后,耗子听到程然说不然把你送给警察,那意思似乎是在说,你只要老实交代我就不把你送给警察一样,得知这事还有商量的余地,连忙把头点的跟捣蒜似的。

  “我,是我偷的,我不知道这手机是您的,要不然打死我也不敢偷啊!”耗子双手抱拳一副求求你饶了我的样子。

  “不追了!”程然对白熊说。

  他蹲在耗子身边,随手拾起另外两部手机,拿在手里把玩着,饶有兴致的调侃道“身手不赖啊。”

  耗子使劲低着头不敢吭声。

  程然继续问道“为啥偷东西?”

  “回大哥,小弟上有八十岁老母,下有三岁的”

  “说实话!”程然大声喝道。

  “呃给我妈买药。”耗子连忙改口。

  随后,在程然的逼问下,耗子道出了实情。

  原来,耗子叫时阳,他是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娃,从小就没爹。在他十九岁的时候,被人冤枉偷东西抓进了派出所,然后他妈受了刺激,就疯了。

  时阳出来后把他妈偷偷从精神病院接了出来,因为人们都说,老人只要陪在亲人身边才能好的了,于是他就只想陪着他妈。

  果然,在他的陪伴下,他妈的病倒是有所好转,但药不能停,一停就又疯疯癫癫谁也不认识了。

  时阳整天陪着他妈,又不能出去找工作,这收入就成了问题。

  后来就想,他妈是因为别人冤枉他偷东西才疯的,那他要是不偷的话,岂不是对不起他妈得的这病?

  时阳说“这方面我有天赋。”

  说的时候还拿眼睛偷瞟程然。

  听到他讲完后,程然忽然有些动容。

  单亲家庭,一个把自己儿子当成一切的老妈,这跟他又何其的相似?

  试问,如果是他老妈受了这样的刺激,他能整天守着老妈吗?

  程然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“跟我走吧。”

  时阳一听这话,马上就急了,顿时给程然磕头“大哥你就饶了我这次吧,您放了我吧,不然我妈求求你大哥,您行行好!”

  闻言,程然有些错愕,随后知道他会错了意。

  “起来吧,我说让你跟我走,是想让你跟着我混。”程然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  其实在抓到他的那一刻,程然就想着要把他收为己用了,毕竟能在白熊跟陈东眼皮子底下,把他手机偷走的人,绝对有两把刷子。

  ☆ [··] 更新快无弹窗☆☆ [·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乡下女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只为原作者程然白槿兮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然白槿兮并收藏乡下女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