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过姒焮手中的果汁后我开口说道;很晚了,自己快回房间睡觉吧,明天还得去送楚灵呢。

  这丫头扫视了一圈发现房间内没有任何异常后咧嘴说道;现在还早呢着什么急,要睡你自己先去睡,我要跟嫊嫊姐聊会天再睡。

  我没好气的说道;你们俩有什么好聊的。

  姒焮趴在嫊嫊床上说道;就你能跟嫊嫊姐聊家事我就不可以了?

  嫊嫊对我说道;牧灵你要是累了就先回去睡吧,今晚我就陪姒焮聊会天在睡。至于我们的事等回绍兴了在处理吧,不用急。

  你们俩到底再说什么啊,什么事得回绍兴了才能办啊?姒焮好奇的问到。

  我看着姒焮说道;管你什么事,就不告诉你。

  嫊嫊笑着对姒焮说道;都是我们的一些家事而已,晚些姐姐在告诉你。

  姒焮凑过脑袋说道;看到没有?还是嫊嫊姐人最好了!

  我喝了口果汁说道;行吧行吧,你们俩慢慢聊吧,我先回房间睡觉了。

  走之前我对姒焮说道;我表姐今天也很累了你可不要聊太晚了,要是明天早上起不来看我怎么收拾你!说完也不管这丫头对我吐着舌头以表抗议我就回房间睡觉了。

  说起来现在睡觉确实太早了,躺着床上的我翻来覆去睡不着。爬起来看了看时间才十点不到,也不知道楚灵睡了没有,明天她就要回去了,有这两个家伙拖着我也不能马上去调查那群绑匪的事。再者刚才嫊嫊也说过了,在没有把那破印记清除之前我还是少用些灵气为好,要是没有这庞大的灵气撑着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  不动用法术去对付那群杀人不眨眼的绑匪还不是去送人头啊?看来调查绑匪的事得先搁一搁了,当下还是保住小命要紧,楚灵目前是安全的。也不知道师傅回花田了没有,他老人家应该有办法帮我吧?

  龙虎山的空气真是好闻啊,跟家乡的一样好闻。

  睡不着的我坐起调动灵气再次检查起来,那团黑色气息依然存在,灵气对它毫无作用,只能减缓它侵蚀的速度。看来是得等了,等嫊嫊想办法清除掉它,亦或是回花田了让师傅想办法弄掉这玩意。

  我静静的看着窗外,远处的蛙声让我开始有些心烦起来。我看着手背上的烫伤想到,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,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了问题呢?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刻印那玩意,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。

  这龙虎山也没想象中好玩,该玩的也玩了,该见识的也见识了,等送走了楚灵也该找个时间跟张全他们告别回去了。说起来这次来龙虎山是有些亏,受了点小伤不说,连跟了我好久的食气鬼也整没了,还好楚灵她们没事。

  这仇我一定会报回来的,不管是谁在打楚灵的主意,既然遇到我了我一定会让他后悔的。调个闹钟,睡觉睡觉

  资溪县的泰伯大道上,夜风嘶鸣,一健壮的大汉一瘸一拐的向着车站走去。此时的张一龙一脸的疲惫,但是又不敢放松警惕,毕竟他可是在逃的逃犯。从车站逃走以后他在深山老林里躲了一天才敢出来,然后偷了一套衣服将那又脏又湿的一身给换了,最后一路东躲西藏的才到了资溪境内。

  这里向南就是福建了,旁边有个小站,从这里上火车就能到福建的三明市,在转车就能回广州。

  张一龙不知从哪弄来了一个手机,只见他拨通了一个号码后开口说道;徐老四,我到车站外了,你tm人呢?

  一个长相斯文的男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张一龙身后,听到从后面传来的电话声后张一龙立马转身。

  眼前的男子伸手做出禁声的动作小声说道;嘘先跟我来。

  张一龙毫不在意的说道;你他娘的总算来了,老子差点栽了你知道吗?

  男子微笑说道;这事我在车上都看到了,先跟我来吧,火车还有一会才会到。

  两人走进了一条无人的小巷后张一龙扶墙说道;停停停,老子腿受伤了先歇一会,有带烟吗?

  男子笑着说道;你还真是不走运,我不抽烟的你不知道吗?

  张一龙不耐烦的说道;少他娘啰嗦,去给我买一包来。

  男子大笑一声从兜里摸出了一包香烟跟打火机说道;开玩笑的,不过你还是真是命大啊,我还以为你这次回不来了。

  张一龙抢过男子手中的烟跟火机后恶狠狠的说道;你他娘的还好意思说,你既然在车上,看着我的兄弟一个个都栽了你也不出来帮一把?

  男子笑着说道;我帮你我能怎么帮你啊?那种情况你也看到了,就算是我出手恐怕也好不到哪去吧?

  你

  张一龙点燃一支烟后不甘的说道;真他娘的邪乎了,在泰国就算了这次还是这样,这下你知道我没骗你了吧?

  男子咧嘴说道;是挺邪门的,那人你之前见过吗?是在泰国遇到的那个吗?

  张一龙捏着大腿说道;我tm怎么知道,在泰国那次就只看见一个人头在飞,谁知道那是什么玩意。不过那肯定不是人,那场面你也见识过了,那不是人能做到的事。

  男子点头说道;确实啊,两次都遇到这样的事不可能是巧合,看来这叶家的事咋们得让老板在重新考虑考虑了。

  说到这里,张一龙抬头说道;这事老板知道了?

  男子掏出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灵记笔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只为原作者画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烟人并收藏灵记笔录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