寂澎烈眼睛一亮,急问:“可是发现了罗康安的踪迹?”

  羽千重:“不是。天霞城那边发现有厮杀,城卫人马介入后,抓到了几个伤者,审问之下,才知是一伙散修起了内讧。”

  寂澎烈皱眉:“和幻眼有什么关系?”

  羽千重发现这位真的是着急了,竟不等把话说完,“神君勿急,这伙散修之所以起内讧的原因,是有人送了一颗幻眼给他们。他们拿到幻眼自然是想赶去秦氏领赏,但一伙人内部分了派系,彼此都怀疑对方起了贪心想独吞,拿了幻眼的那边想跑,被发现了,于是打了起来,惊动了城卫人马,因而被擒。”

  寂澎烈再次:“幻眼呢?”

  羽千重:“因为城卫的介入,一伙人一哄而散逃跑,据被抓者交代,幻眼在其中两个跑掉的人身上,现在城卫正在抓捕这两人。”

  “跑了?”寂澎烈呲了呲牙,哼哼道:“罗康安这厮,果真是狡诈,两颗幻眼,给了颗别人,这是想分散我们追查的力量。为了保秦氏,这厮还真是用尽了手段,妈的,在仙都神卫营不肯卖命,去了秦氏倒是吃了补药一身的精神,秦氏是他老子还是他祖宗?”

  他想想都火大。

  羽千重安慰道:“至少有一颗幻眼暴露了出来,天霞城以缉拿杀人凶手的名义缉拿,逃逸者有了幻眼怕也不敢轻易拿去秦氏做交易了。何况,前往秦氏的主要通道都被神君切断了,这颗幻眼目前应该算是被控制住了。”

  寂澎烈微微颔首,“代我向天霞城转达谢意,拜托他们务必把那颗幻眼找到。”

  “是。”羽千重领命,心中却是一声暗叹,神君这次到处欠的人情可谓欠大了,人情欠下容易,还起来怕是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不阙城,城主府,客厅内,洛天河伸手请来客坐。

  金眉眉来了,经由传送阵一到,就直接来了城主府,传送阵毕竟就在城主府边上。

  两人都是仙后娘娘身边的老人,可谓非同一般的熟悉,两人都没让其他人伺候,屏退了所有人,难得一见,要说些私下的话。

  一张茶案,宾主相对落座,洛天河亲自为客斟茶,金眉眉也不跟他客气,笑道:“仙宫那边,你可是有些年没回去了,上回见到娘娘,还听娘娘说起过你。”

  洛天河放下茶壶,伸手请用,叹道:“未得召见,不好回去。”

  金眉眉微微一笑,端茶谢过,心里明白他的苦衷,顶撞了陛下,而陛下就住在仙宫,主动凑过去是有点尴尬。

  洛天河也端茶品过后,“和秦氏谈判,还用得着你亲自跑来?”

  金眉眉:“涉及的起伏金额太大,下面人怕是不敢轻易做主,我过来盯着,得视情况而定,娘娘把事交到我手上,我总不能尽大手大脚花钱吧?说到底,还不是你这里的那个罗康安闹的,这厮以前也没把他当回事,现在看来,还真是小看了他,能耐不小哇。”

  洛天河:“敢冒险跑去幻境,如今看来,去的时候他是有些把握的。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会有一天是因为他来不阙城,说到他,我想起你跟他的老师了,看来还真是缘分呐。我还记得,你当年求娘娘,希望娘娘能出面撮合的事。”

  想起往事,金眉眉为之莞尔,“你就别笑我了,连娘娘出面都没用,可见人家的确是挑花了眼,压根就看不上我,唉,都过去了,如今想来,一厢情愿的确是有些荒唐。”

  洛天河:“是不是挑花眼不知道,兴许是河滩上捡石头,总觉得后面还有更好的,因而错过了。”

  金眉眉叹道:“算了,人都死了,再说那些个没意义。”颇有些意兴阑珊。

  洛天河:“怎么,你也相信当年的事是真的?”

  金眉眉:“不知道,鬼知道他和聂虹是怎么回事,他既然不申辩默默受了,那也是死有余辜,不说这个了,都过去了。”

  洛天河笑了笑,又为她添茶,“准备见秦仪了?”

  金眉眉:“不急着露面,先看看情况再说。”

  外面突然传来横涛的大声喊话,“城主。”

  洛天河对金眉眉道:“怕是有什么要紧事,不然不会打扰。”回头大声道:“进来。”

  横涛快步而入,先拱手对金眉眉行礼,而后才对洛天河道:“城主,秦府那边有些新的情况…”看了看金眉眉,有些欲言又止。

  洛天河:“不用避讳,有什么直接说。”可见对金眉眉的信任。

  “是。”横涛应下,这才说道:“据安插在秦府的密探报,探知了柳君君和白山豹的谈话,掌握了一些有关幻眼的动向。罗康安与秦家这边联系了,罗康安弄出了十一颗幻眼,其中只有两颗真的,除了自己持有一颗真的,另一颗真的连同九颗假的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前任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前任无双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