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所以?”郑国维满心好奇,期待着陈默言继续讲下去。

  “所以,你很想知道下面发生什么?”

  郑国维点点头。

  陈默言清咳两声,继续说道:“所以,我该更新小说去了,我的读者也很期待我的下文。”

  郑国维看着陈默言离去的背影,缓缓的说道:“我这两天看你的小说,新学到了一个词,你这种行为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断章狗!关键时刻就不说了!”

  陈默言:“……”

  不是陈默言不说,主要是根据已知的线索,分析的只有这么多了。

  再往下说,就是他胡扯了。

  没有证据的推理,都只是假设。

  反正现在什么都分析不出来,索性回去写小说,“劳逸结合”。

  在休息大厅,找了一个可以充电的地方,用手机开始码字。

  郑国维在案子没结束前,明天这些人退房后,再追查起来难度就更大了。

  一边想着,一边向楼下走去,该抽根烟了,顺便看看外面的情况,说不定能找到一些突破点。

  正在码字的陈默言,猛然一抬头,看见酒店经理不知道何时坐在他的身旁,“吓死我了。”

  “警官,案件怎么样了?”

  “正在调查之中。”陈默言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官方回答。

  “警官,摆脱你尽快破案,如果在明天退房之前,还无法破案的话,这件事很快就要传开了。”酒店经理脸上出现了一丝苦涩。

  “我们会全力侦破此案,你放心。”

  酒店经理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一副油画,叹道:“哎,可惜了....”

  陈默言放下手机,连忙问道:“什么可惜了?”

  “本来有一副油画,郑女士是准备买下来的,结果……哎……”酒店经理惋惜叹道。

  “呵呵,估计她就是买下来,充充门面,就想有些人书架上一堆书,却从来没看过一样。”陈默言笑了起来。

  “不是,郑女士是真的懂!听她说,以前好像是哪个美院的高材生,后来学服装设计。”酒店经理连忙反驳。

  陈默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  当回过神来时,发现经理已经离开,不禁皱了皱眉头,心中暗道:这个经理干嘛来了,送线索来吗?

  想了一会,继续低头戳着手机屏幕。

  两个小时候,总算是弄出来一章小说来,伸了个懒腰,缓缓的向着外面走去。

  刚刚走到门口,便见到了郑国维站在不远处的垃圾桶旁,陈默言连忙走了过去,看了看垃圾桶上满是烟头的灭烟处,惊道:“郑队,你不会是在一直抽烟了吧?”

  郑队摇了摇头,目视着夜空,缓缓说道:“我有几点还没想通,这个案件是不是同一人所为?凶手是如何将葛治学的尸体弄没的?还有那封预告函的事情?”

  陈默言并没有说话,目前他也分析不出来所以然来。

  “溜达溜达吧。”

  陈默言脸上出现不太情愿的神色,“和男的这么溜达,总感觉不自在。”

  郑国维皱着眉头,看了陈默言一眼,“要不我走,我去把钟宁叫过来?实在不行,楚禾也行,人家不是挺主动的吗?”

  “算了,我是一个高尚的人,一个正直的人,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……”

  陈默言嘴上嫌弃着和郑国维共同散布,但是不大会功夫,已经从古堡的一边,走到了另外一边。

  半个小时候,已经溜达的三个来回。

  突然陈默言停下了脚步,站在原地,缓缓的说道:“要不,你给我弄个房间去,让我享受享受,这大半夜的我不睡觉,陪你溜达个什么劲呢?”

  微微抬头,目光看向六楼。

  “要不你去休息大厅,反正我是睡不着?”

  “呵呵。”陈默言冷笑一声,准备返回酒店内的时候,目光突然在三楼停了下来。

  随后又看了看房顶。

  “怎么了?”郑国维发现了陈默言的异样。

  “三楼那个窗户是不可以打开,通过那个窗户可以上房顶啊!”

  郑国维看了一眼,随后说道:“走,上去看看。”

  陈默言却没有动弹,缓缓的说道:“你先上去吧,我去买点喝的。”

  来到一楼,陈默言对着服务员说道:“给我来一瓶可乐。”

  “20。”

  “什么可乐这么贵?”

  “就是外面卖3块钱的那种....“

  “那大瓶的呢?”

  “50。”

  陈默言一咬牙一跺脚,整了一瓶。

  随后,向着三楼走去。

  来到三楼,那个窗户所在的位置,郑国维正好往里面钻,见到陈默言后,随即说道:“这里确实可以前往演艺厅的房顶,就是麻烦些,但是不费力。”

  此时,郑国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  郑国维掏出手机一看,是苏月打过来,连忙接通:“怎么样,有结果了吗?”

  苏月:“我们三个法医,对三具尸体进行了初步的检查,报告我已经发给你了。看看对你破案有帮助没?”

  郑国维连忙打开微信,随后说道:

  “死者:林天盛,死亡时间,21:03分,死亡原因,匕首刺穿胸部,切断动脉死亡,在匕首末端发现聚丙烯材料以及橡胶材料。在死者右手手指发现少量氰化钾物质,胃部发现安眠药成分,初步判断用量为5到10颗。”

  “死者:郑玉珠,死亡原因为氰化物中毒。”

  “死者:秦光亮,背部刺入可伸缩匕首,失血过多死亡。”

  陈默言随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。将所有的线索串联起来,整理归纳。

  片刻后,陈默言睁开了眼睛,对着郑国维说道:“我先上楼,十分钟,你去李雪原来的房间509找我。”

  十分钟后,郑国维上楼,发现陈默言站在李雪原来的房间之中,在窗台上放着秦光亮房间的绿植。

  陈默言见郑国维进来之后,缓缓说道:

  “我大概缕清思路了,就简单的推理两句,凶手在作案的过程之中,使用了普遍的魔术手法,凶器也是经过改装的魔术道具。根据,六楼没监控设备,但是五楼的监控却很多,根据监控显示,昨天共计三个人单独在秦光亮的房间内逗留,分别是郑玉珠、李雪、助手吴昊。

  也就是说,他们三个人都有机会布置杀人装置。然而,凶手并不是那个是布置的,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单独与秦光亮独处的时候,布置杀人道具,会引起很大的嫌疑。

  所以,他选择的是在第三人在场的情况,这样他才会缩小自己的嫌疑,而且把嫌疑引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。

  杀人装置虽然为魔术道具,但是凶手却不是在庆典过程之中表演了魔术的孙瑞。

  但是凶手是从和得知这种装置的呢?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到这种道具的呢?

  很定不是在庆典上了解到这个魔术道具的。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总是被谋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只为原作者黄金三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金三章并收藏我总是被谋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