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瞬间,只见苏长青四周紫气旋绕,天上更是风云翻涌,那黑袍人也显然感觉到了不妙,这股力量是……

  “轰隆!”

  转瞬之间,崩山裂地的一掌已拍下来,四周的山峰应声而碎,化作满天尘土飞散。

  黑袍人双手结印,瞬间化作一道黑雾往远处而去,竟是想要逃走。

  “想走?留下这道分身!”

  原来刚才那一瞬间,苏长青已经看出来了,眼前这黑袍人,多半只是一道元神分身,而一道元神分身,就能如此厉害,能够在人间肆意妄为,其本尊究竟是何方神圣?

  这一刻,苏长青倾尽全身玄力,将“紫气东来玄功”动用至了极限,轰然一掌向那黑袍人拍下,伴随着巨大的隆隆声响,周围数座山峰尽数崩塌,化作满天的尘埃四散。

  等烟尘散尽之时,却已不见黑袍人的踪影,唯独那一件破碎的黑袍还留在原地,上面染满了鲜血和尘土。

  “呃……”

  苏长青脸色一白,顿时一口鲜血涌出,他本已是遭了那黑袍人暗算,身中天外天的鬼天咒,刚才又损耗真元严重,全靠他一身修为,方能撑到现在。

  此时怀中的婴孩儿,已经停止了啼哭,安安静静睡着了,苏长青拭去嘴角的鲜血,看着婴孩儿熟睡的脸庞,不由得叹了声气。

  然而,就在他叹气的这一瞬间,似是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不对,婴孩儿的左手手腕上,竟有一缕黑气一闪而没!

  苏长青脸上登时露出了一股难言的惊色,倘若是被刚才那深渊下方的秽气浊染,他不会如此惊讶,可刚才那一缕黑气……

  “爹爹!”

  就在这时,后面忽然有一道人影飞了上来,那是一名女子,青衣飘飘,眉目如画,生得仙姿佚貌,更重要的是,她年纪轻轻,但修为看上去,却已是极为不凡,若是寻常之人,焉能追踪到这里来?

  而这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苏长青的二女儿,苏倩。

  当她看见此时脸色煞白,满身鲜血的苏长青,整个人也不禁愣住了,自她记事以来,从未见爹爹何时伤得如此重过,究竟是什么人,能有本事伤他如此……

  “我没事……”

  苏长青摇了摇头,目光又慢慢落在了怀中婴儿身上,苏倩也注意到了这个婴孩儿,这一瞬间,似是猜到了什么,怔怔道:“这孩子是……”

  苏长青闭上眼睛,长长叹了声气,点头道:“是你姐姐的孩子……”

  “姐姐……那她,她……”

  “她……”

  苏长青又慢慢睁开了眼,伸手轻轻触摸着婴孩儿脖子上挂着的一枚血玉,深吸了口气,说道:“她将一身的灵力,都封在这枚血玉里了,否则,以太华子那一击之力,这孩子怎能活着……”

  “那姐姐,姐姐她……”

  这一刻,苏倩只感到有些天旋地转,喃喃地道:“姐姐她将一身的灵力,都注在玉里了,那她自身……”

  “唉……”苏长青长长叹了声气,再次闭上了眼,摇头道:“这是柔儿自己的选择,怨不得旁人……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房间里面,寂然无声,萧尘脸上神色怔然,手轻轻放在胸口,感受着那玉里,传来的一缕淡淡冰凉气息,梦境里所发生的,原来都是真的……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姐姐……死了。”

  悬崖上,苏倩脸上的血色,一下就消失了,下一刻,只见她眼神变得尤为可怕:“太华子,我要杀了你!”

  “倩儿!”

  苏长青睁开了眼,苏倩向他看去,怔怔道:“爹爹……”

  “先回去。”

  苏长青摇了摇头,而苏倩又向他手中抱着的婴孩儿看了去,问道:“那这孩子……”

  苏长青低头看了看襁褓里已经熟睡的婴孩儿,摇头道:“不能让世人知道他的身份……”

  苏倩脸上怔怔的,一动不动看着此时熟睡的婴孩儿,这一刻,似乎已经预见到了,这孩子将来那坎坷的一生。

  “刚刚与爹爹过招的那人是……”

  “那人身份十分神秘,其目的恐怕也绝不简单……暂时不去理会。”

  一想到刚才那人,苏长青眉心又深锁了起来,不是不去理会,而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,追踪到此人任何一点信息。

  “那人的元神,刚才被我以‘紫气东来’所伤,料必这几十年里,不能继续在人间作乱了……先回去。”

  苏长青带着婴孩儿一路赶回苏家,路上没有让人发觉,回到苏家后,也没有几人知晓这事。

  可接下来的几天,情况却并不乐观,鬼天咒乃是天外天的不传秘咒,此中厉害,又岂是说说而已?

  一旦不慎中了此咒,即便是圣人,也没有办法破解,最终只有修为散尽而死,苏长青之所以能压制住,是因为他一身功力醇厚,且他所修炼的紫气东来玄功,已臻化境,能够压制住此咒。

  “还是不行么?”

  寒冰玉旁,苏夫人一脸担心,又自言自语说道:“这天外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十方乾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只为原作者神出古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出古异并收藏十方乾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