阵法深处依然没有任何回应。http://

  洛清风露出了一丝冷笑,他一翻手取出了一枚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珠子,金丹期的庞大真气毫无保留地灌输进了这枚珠子当中。

  夏若飞虽然躲得远远的,但当洛清风拿出那枚珠子的时候,也不禁感到一阵心悸,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  夏若飞毫不犹豫地闪身在阵法内穿行,眨眼工夫就来到了放置核心阵盘的那个水泥房。

  紧接着,夏若飞双指连连弹出,一道道精神力没入了阵盘当中。

  本来还在缓缓运行的太虚玄清阵一下子加快了运转速度,同时也从自给自足的循环中跳了出来,转而吸收凹槽内的元晶能量。

  几乎就在夏若飞完成了这一系列操作的同时,洛清风那边也已经完成了蓄积能量的过程,他眼中闪过一丝肉痛之色,不过很快又露出了狠厉的光芒,一扬手将那枚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珠子甩了出去。

  珠子犹如一道闪电一般,划过一道弧线,准确地落在了阵法的一个节点位置——这附近的阵法情况,刚才洛清风已经透过勘虚镜查探得差不多了,只不过是依靠自身实力没有办法破阵而已。

  当然,他查探的也仅仅是阵法的局部情况,对于整个太虚玄清阵,他的阵道水平还不足以完全掌握,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就陷入被动了。

  夏若飞本来是想要将阵法进行轮转的,只不过刚刚完成了加固的工作,那边洛清风就已经发动了。

  珠子眨眼间就砸在了那个阵法节点上,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,犹如核弹爆炸一般,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从爆炸的中心位置开始向外散发。

  夏若飞感觉到耳膜都快被震裂了,而且仿佛整个桃源岛都在经历地震一样,经过加固之后的大阵光芒连连闪动,从阵法启动到现在积蓄的能量在迅速消耗,在刚刚爆炸中心点的位置,阵法结界明显正迅速接近极限,眼看就要崩塌开来。

  太虚玄清阵一旦运转,可以说是生生不息,无论攻击哪一个点,实际上都是在与整个大阵对抗,阵法其他部位的能量是在不断流转,形成一个整体的。

  所以,正常情况下,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,哪怕是超水平发挥,也不太可能打破阵法结界的。

  但有一种情况是例外,那就是在某个结点以超出其承受能力很多倍的能量集中冲击,这样阵法其他部分的能量无法及时补充过来,即便是补充也赶不上消耗的速度,那么这个局部理论上也是有可能被破坏的,而且牵一发而动全身,一旦一个点崩溃了,就很可能引起连锁反应。

  这就是所谓的以力破法了。

  不过光是凭借洛清风的修为,就算是使出吃奶的劲儿,也是不可能做得到的。

  然而,夏若飞也没想到洛清风还有这样的底牌。

  他拿出来的那枚珠子,即便隔得老远,也依然能感觉到它散发出来的那种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息。

  夏若飞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,但依然下意识地遵从内心对危险的感知,第一时间亲自赶到核心阵盘处,将阵法能量供给转化为了元晶供应,同时对阵法进行了加固。

  只是他的动作依然慢了半拍,还没来得及将阵法结点进行轮转,就直接被那枚珠子攻击到了。

  夏若飞一看,在阵法结点被攻击的地方,甚至都形成了能量真空,其他部位的能量根本来不及补充。而且冲击波还在往外辐散,阵法其他部位同样也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他知道,可能只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,阵法就会出现局部的崩塌。

  形势一下子变得非常严峻。

  夏若飞没有时间犹豫,他一个大步来到了核心阵盘前,一只手掌毫不迟疑地按在了阵盘上,将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进去,同时心念一动,另一只手的掌心中出现了一块元晶,他一边不计消耗以最快的速度给阵法灌输能量,一边还在运转《大道决》来吸收元晶中的灵气,一心两用的情况下,稍有差池就会走火入魔。

  但夏若飞知道目前形势之严峻,所以根本没有迟疑,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么做。

  真气同样是非常精纯的能量,甚至比灵气还要精纯——从某种意义上说,真气就是将灵气通过经脉运转,并且在丹田中进行提纯之后的产物,从能量纯度上来说,的确是比灵气要更高。

  只不过真气无法直接灌输给别的修炼者使用,因为灵气经过修炼者的转化之后变成真气,实际上已经带上了修炼者自己的气息,其他修炼者正常情况下是无法吸收的。

  但是大阵却没有这样的限制,只要是能量,就一定可以吸收。

  夏若飞疯狂地运转着《大道决》心法,体内的经脉也被撑到了极致,灵气宛如大江大河一样在经脉中奔腾流过,另一边则源源不断的将真气灌输入核心阵盘中,并迅速传导到最岌岌可危的位置去。

  摇摇欲坠的阵法结界在得到能量补充之后,晃动了几下之后,又开始趋近于稳定。

  洛清风见状,不禁冷哼了一声,然后闪身过去重重地一掌打在阵法结点的位置,金丹初期修士的全力一击,在平时可能无法动摇到这个结界,但现在结界已经是强弩之末,本来就靠夏若飞额外输入的能量勉力支撑,洛清风这一下就好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一掌下去,结界开始出现了裂纹,而且这裂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扩散。

  夏若飞对阵法内的情况都了如指掌,他第一时间感应到了这个情况。

  不过越是危急时刻,夏若飞就越冷静,他并没有因为结界碎裂就惊慌失措,而是迅速释放出精神力来控制阵盘,调动阵法的流转。

  那边洛清风也极有经验,他在结界碎裂之后,就毫不犹豫地沿着他之前查探好的路线飞掠而出,方向刚好就是夏若飞所在的水泥房。

  洛清风虽然无法完全勘透太虚玄清阵的奥妙,但凭借对局部阵法的查探以及丰富的经验,依然是选到了一条最正确的路径。

  夏若飞脸色有些发苦,他没想到最大的变数,居然是洛清风拿出来的一枚珠子。

  从洛清风肉痛的表情也能看得出来,如果不是逼不得已甚至已经到了生死关头,洛清风肯定是舍不得拿出这枚珠子的,可见这东西一定非常珍贵,而且多半是一次性的。

  但不管怎么样,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,洛清风已经将太虚玄清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神级农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只为原作者钢枪里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钢枪里的温柔并收藏神级农场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