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王子从没看过类似于宰匹的这种眼睛。仿佛那并不是柔软,连灰尘都要害怕的眼睛,而是在铿锵武士身上随身携带的兵刃。那双眼睛,并不像是长在温柔的躯体之上,仿佛是在亘古冰原之中,挖掘出来的一块比这世界上任何东西都要坚硬的寒冰。

  那时,宰匹和他这个,注定拥有一切的大王子,很奇怪的站在了同一个方向。自己很大胆,也很直接的,对每一个被他期待会成为自己死士的人一样对他说,“不用我说,大家也应该清楚,我父汗现在的位置迟早是我的,可是更加清楚的是,所有人都没有敢说出来的事情,就是如果让我按照正常的时间去等那个位置来到我这里,我可能会等不及,我是个急性子,见到敌人的时候,从第一眼起,不管他是想屈服还是想要抗争,我就想让他的脑袋从他的脖子上掉下来,让他彻彻底底的成为我的手下败将,没有二心也没有翻盘的机会!而这种性格的延续,面面俱到,也包括我父汗的位置!”

  那时,他看着宰匹的眼睛等着他的回答,他在其中仍然感觉不到温度,那些讨好他的温度,还有那些无所不用其极向他奉献忠诚的温度。

  等的时间可不算短,宰匹终于开口了,但却只是不咸不淡地说,仿佛是在看一个小孩子在无礼取闹,但又不知道为什么拥有极度的耐心,估计是闲得慌吧,“大殿下的要求,还真是深奥,关于时间关于顺序,我总是跟别人有不一样的理解,他们总是会把这些任意扭转,而我认为天命有加的事,就应该遵从天命,除非有些人疯了,不知道自己的地位,也不知道自己的命数任意而为,但是如果他那样做了,恐怕会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!”

  这种表面上看起来尊敬有加,不过是一种反对的委婉说法。大王子真的是第一次听,站在他这边的人都知道在他面前该说什么,不该说什么,它们都像一只狐狸,很注意收起他们的尾巴和他们目光的朝向。所以大王子是第1次被手下人话语中的尖刺刺的,他觉得有点疼,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手心,其实他想揉的是自己胸膛里的那颗心。不过他也同时觉得很有趣,第一次被人刺中的感觉。他能感觉到这位自己心中生成的伤口,但是也能感觉到那种伤口带来的刺激感觉。于是当时他仔细地看了看这个文官。更加觉得有点儿意思。尽管卑微懦弱,但却不卑不亢,而且这绝对不是装的。那家伙有几分傲骨,能够看得出来,今后必然会有大用处。在大王子的手下,身体强壮的人多的很,力拔山兮的人更多,但是它们都似乎没有这么坚强的心。

  那个时刻大王子记得很清楚,竟然管觉得这个人依然卑微,根本不配跟自己探讨这些,但是仍然是兴趣盎然的回答了他的问题,当时的表情吗?就是这个不怒自威,“这个嘛我也知道,但是就这一次也不行吗?我的力量已经在我的胸腔中爆满,可是却无用武之地,只是带兵去打仗,这些根本不能够满足我想发泄的全部!让我拥有那个位置吧,也许之后会期待的更多,但那个时候也会给大人更多不是吗?”他觉得他真是仁至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金枝夙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只为原作者籽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籽日并收藏金枝夙孽最新章节